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,曾见过一位美女,事见《论语》:“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(悦)。夫子矢(誓)之曰:‘予所不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’”南子是卫国的“君夫人”,很风流很浪漫,孔子为什么去见她?子路为什么不高兴?不知道。孔子很着急,赌咒发誓:“我若做了什么错事,老天爷厌杀我!”   《论语》是孔子死后,众弟子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,追忆先师言行,汇编而成书。如同今天,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的老先生去世后,学生写文章回忆先师的嘉言逸行,是赞颂是怀念,而不是揭短。孔门弟子可能觉得,老师去见南子,很有趣很好耍,就记了下来。却让古代很多学者感觉尴尬:孔子圣人,怎么去见南子这样的风流女人啊?清代学者赵翼《陔馀丛考》说:“《论语》唯有这一章,最不可解。圣贤师徒之间,互相应该很了解。难道子路担心老师去见南子这样的淫乱之妇,会有损名声,而不高兴?即或有此担心,孔子又何必发毒誓来自我表白,好像小娃娃诅咒似的?”  现代有些学者则借这个题目,调侃孔子,解构圣人,甚至将其炒作为孔子的“绯闻”,心理分析:孔子是人不是神,也有七情六欲,他见了南子这样风流性感的美女,难道一点感觉也没有,一点想法也没有?貌似很有杀伤力,其实只能证明他们心理阴暗,如古语曰: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  据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记载:  灵公夫人有南子者,使人谓孔子曰:“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未兄弟者,必见寡小君,寡小君愿见。”孔子辞谢,不得已而见之。夫人在絺帷中。孔子入门,北面稽首。夫人自帷中再拜,环珮玉声璆然。孔子曰:“吾向为弗见,见之礼答焉。”子路不悦。孔子矢之曰:“予所不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  孔子带弟子到卫国,不是观光旅游,而是去找工作。孟子说:“孔子三月无君则惶惶然。”没国君聘用他,他和弟子就得待业,待业三月,就可能闹饥荒,如在陈国绝粮,心里怎能不发慌?卫国“君夫人”南子,却主动派人给孔子抛出橄榄枝:要接见他。孔子是真不得已还是假不得已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孔子去拜见南子,孔门大师兄子路不高兴,激发了现代人很多想象。其实,“君夫人”隔着一层纱帘,接见一位外国老先生,能发生什么?老先生连“君夫人”芳容都没看见,只听见环佩叮咚响。纯粹礼节性质的会见,“见之礼答焉”,走过场而已。孔子五十七八岁老头子,出于礼貌,正大光明去见一国“君夫人”,他能想入非非什么?又不是桑间濮上花前月下幽会,能有好大个男女关系?南子即使不是正经好女人,却是国君夫人,孔子在其国,去拜见她,即使想走“夫人路线”,也是人情之常。现代学者貌似很清高,若移民外国,蒙该国“君夫人”召见,绝对受宠若惊,感激涕零,跑得比孔子还快。  据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,子路原来是“卞之野人”,性鄙,志伉直,初见孔子,“冠雄鸡,佩貑豚”,帽上缀公鸡图案,胸前佩公猪图案,雄赳赳气昂昂,很有个性。据《论语》记载,子路很直率,也很可爱,经常抢答问题,喜欢跟老师抬杠。孔子说: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这句“绕口令”就是专门敲打他的。孔子见南子,子路为什么不高兴?因为他是个“一根筋”,方脑壳。  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。夫子矢之曰:“予所不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  谢谦(四川大学教授)

(责任编辑:11选5预测专家推荐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naxabia.com/shenghuo/jiazheng/201912/1023.html

上一篇:日本宣布放宽北美牛肉进口限制
下一篇:两会近 郧西访民纷遭监控打压 阻进京上访